奥运场上的“障眼法”:那些被遮盖的商标

作者:晋其角 来源:网络译文 2016-08-03 17:32
跨栏运动员约翰尼·达奇(Johnny Dutch),他没有运动鞋赞助商,于是在上月的美国奥林匹克选拔赛中使用彩绘遮盖协商的品牌。

跨栏运动员约翰尼·达奇(Johnny Dutch),他没有运动鞋赞助商,于是在上月的美国奥林匹克选拔赛中使用彩绘遮盖协商的品牌。

里约热内卢――本月里约奥运会的田径赛事将展现运动员卓越的体育才华,如果你仔细观察,也会看到颇具创意的障眼法。

在一场奥运会的脚下技法表演中,胶带、水笔、弹性鞋套,甚至还可能有彩绘,这些都将被用来掩盖某些运动鞋品牌的标识。

田径赛事是夏季奥运会的重头戏,运动鞋是比赛中最重要的装备,而且有提升成绩之外的作用,充当服装公司的广告牌,也为运动员提供经济支持。但是一些运动员不希望让全世界看到他们鞋子上的标识,又或许是因为他们穿用了竞争对手的品牌,赞助商要求他们不要露出标识。

尽管参加里约奥运会的美国田径运动员一致身穿田径队官方赞助商耐克的运动服,露出人们熟悉的对号标志,但他们可以选用他们自己的运动鞋品牌,不论是否遮盖。

比如说,来自西雅图的十项全能运动员杰里米·塔伊沃(Jeremy Taiwo)就将在10项赛事中换穿八双运动鞋,每双都有不同的功能,就像高尔夫球杆一样。

他的运动鞋赞助商是布鲁克斯(Brooks),但是这家公司不生产专供投掷和跳跃运动的鞋。所以塔伊沃还计划穿着耐克、阿迪达斯和亚瑟士(Asics)的运动鞋。他必须把这些竞争品牌的标识都盖住,他打算使用胶带、弹力鞋套和配色巧妙的布。

美国撑杆跳运动员布拉德·沃尔克(Brad Walker)2013年用布带遮盖耐克的标识,之后耐克撤销了向他提供的合同。

美国撑杆跳运动员布拉德·沃尔克(Brad Walker)2013年用布带遮盖耐克的标识,之后耐克撤销了向他提供的合同。

“为了竞技成绩考虑,你必须穿上正确的运动鞋才能达到目标,”26岁的塔伊沃在去里约热内卢之前接受了电话采访。“最终,你得取得好成绩,才能得到报酬。如果成功了,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运动鞋。”

这样的伪装说明了价值750亿美元的全球运动鞋产业拥有怎样的力量,它密切注视着运动员穿什么或不穿什么,还有律师随时待命。

这届奥运会上到底有多少运动员会把运动鞋的品牌遮盖起来,目前尚不清楚,但是这种行为在田径赛事中并不罕见。遮盖品牌的理由几乎和运动鞋的种类一样繁多。

运动员如果没有运动鞋赞助商,他们可能不希望为任何公司免费做广告,更希望表明他们是自由选手。塔伊沃把这叫做“没有补偿,没有代理”。

还有些运动员遮盖运动鞋是因为他们正在从一个公司转向另一个公司。在新鞋还没有完善之前,他们继续穿着前赞助商的鞋。有些人,就像塔伊沃这样,他们参加的运动赞助商没有专用鞋可供穿着。还有些运动员只是不满意赞助商提供的运动鞋。

2011年美国标枪冠军迈克·黑泽尔(Mike Hazle)说,他的耐克运动鞋太瘦,导致他趾甲脱落,双脚麻木。所以,他说,多年来他一直向另一个标枪选手借亚瑟士和中国品牌李宁的鞋来穿。他用胶带来遮盖这些品牌的标识,或者从护腕上剪下带着耐克标识的一块布,贴在这些品牌上面。

黑泽尔说,在他们这个没什么人关注的项目里,这本来并不是问题,直到他赢得了全国冠军,照片出现在《田径新闻》上,这才成了问题——他投掷之后左脚抬起,露出了鞋底上的李宁标识。

耐克很不高兴,在他2012年的合同上加入了一项条款,防止他与其他公司签约,但是只提供了1万美元的赞助,没有额外奖励机会。

“如果有人给你钱,你应该穿他们提供的产品,可是不好用,”这样的事是很令人遗憾的。黑泽尔目前在驻阿富汗的空军国民警卫队服役,他在那里接受了采访。“但是到头来,这会影响你的成绩,所以你得照顾好自己。”

耐克表示对合同不予置评,但是希望接受赞助的运动员“总是穿着耐克产品,除非有某些经双方同意的具体的例外”。

2014年,加拿大跳高运动员德里克·德劳因。耐克批准他使用其他品牌的运动鞋,他用带有耐克标识的弹力鞋套遮盖其他品牌的标识。

2014年,加拿大跳高运动员德里克·德劳因。耐克批准他使用其他品牌的运动鞋,他用带有耐克标识的弹力鞋套遮盖其他品牌的标识。

去年就有一个著名运动员的特例。美国的克里斯蒂安·泰勒(Christian Taylor)是2012年奥运会三级跳冠军的得主,2015年同耐克签约。北京世界田径锦标赛期间,耐克为他提供的鞋还在定制中,因此允许他破例穿着阿迪达斯。泰勒也是今年奥运会上三级跳的夺标热门选手,现在他穿的是耐克。

卡塔尔的穆塔兹·艾萨·巴希姆(Mutaz Essa Barshim)和加拿大的德里克·德劳因(Derek Drouin)是两位有望获得跳高比赛奖牌的选手。他们也被耐克批准穿其他品牌的运动鞋,但要用带有耐克标识的弹性鞋套来遮盖。

“就像同任何运动员一样,我们也同他们密切合作,让运动鞋最大限度满足他们的特殊需求,”耐克发言人查理·布鲁克斯(Charlie Brooks)在电子邮件中说。“我们的运动鞋没有问题,这只是为运动员进行个人定制。我们预计他们很快就可以穿着耐克鞋参赛了。”

这些伪装表明了田径赛事的特殊性,每隔四年,这项赛事都在夏季奥运会期间成为关注的焦点。

短跑运动员、撑杆跳运动员和障碍赛跑运动员通常不会像职业橄榄球和篮球运动员那样从球队领取年薪。他们主要是靠奖金,以及和运动鞋制造商等赞助方签订赞助合同。

服装公司,特别是耐克,在这个领域有很大的影响力。他们为运动员提供装备,让这个举步维艰的项目得以延续。但是如果一些竞赛目标没有达到,他们也会缩减报酬。在某些赛事上,比如奥运会,运动员的服装或临时纹身上不能出现竞争对手的品牌。

达奇说,自从他与耐克的合同终止后,都没有其他运动鞋赞助商。有些没有运动鞋赞助商的运动员不希望为其他公司免费做广告,更希望表明他们还是自由身。

达奇说,自从他与耐克的合同终止后,都没有其他运动鞋赞助商。有些没有运动鞋赞助商的运动员不希望为其他公司免费做广告,更希望表明他们还是自由身。

运动员和经纪人们说,田径赛事正在减少,其奖金和出场费也在缩减。猖獗的兴奋剂使用正威胁着这项赛事的正当性。运动员收入差距极大。

牙买加短跑冠军尤赛恩·博尔特(Usain Bolt)是全球径赛巨星,由彪马(Puma)赞助。根据《福布斯》(Forbes)估计,他每年收入3250万美元,包括3000万美元的广告代言收入。但是远不如他那样成功和著名的运动员们说,他们每年赚的钱可能只有区区1万美元到2.5万美元。

卡尔·刘易斯(Carl Lewis)是九块奥运金牌得主,长期由耐克赞助。他说,遮盖运动鞋的做法是“真正问题的一个缩影:我们是否真正在创造一种职业体育?”

“我们为什么那么依赖运动鞋公司?”刘易斯说。如今他是休斯敦大学的一名助理教练。

一些运动员说,他们认为遮盖赞助商标识的做法失礼而且不职业。

“如果他们出了钱,我们至少应该尊重他们的钱,”美国200米短跑运动员华莱士·斯皮尔蒙(Wallace Spearmon)说。他曾经接受耐克赞助。

翻译:晋其角

Copyright ©2017 www.she.vc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