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初中生遭性侵被轮奸 肉棒猛插幼女下体逼其欢爱纵欲

编辑:菲儿太妖 2016-07-02 14:36

近日,在内蒙古满州市里,四名女初中生遭性侵,被几名中年男子无性性侵强暴。这几名女初中生遭性侵之后,还被人毒打威胁,处境十分可怜。女初中生遭性侵后,都出现了各种症状,其中有产生厌学情绪的、害怕人靠近等状况。最严重的是其中一名女初中生遭性侵后,曾多次想过自杀来解脱这个恶梦。

女初中生遭性侵被轮奸 rou棒猛插幼女下体逼其欢爱纵欲

女初中生遭性侵被轮奸

2016年5月以来,四名内蒙古的女初中生们遭到性侵的案件不断引起各大媒体的关注,在近日该案终于抓捕了一批性侵受害者的犯罪嫌疑人。这些人中,都涉嫌强奸罪行,但是由于他们在内蒙古当地权势滔天,不少网友担心案件最后会不了了之,让几位女生无法报仇血恨。

女初中生遭性侵被轮奸 rou棒猛插幼女下体逼其欢爱纵欲

女初中生遭性侵被轮奸

2016年5月以来,内蒙古满洲里市4名初中女生举报遭性侵。案件由一名13岁的初一女生企图自杀浮出水面。该案一共批捕6人,重案组37号了解到,涉嫌强奸罪的3名男性分别为,石学和,52岁,满洲里市人大代表;赵某波,34岁,满洲里海关货运列检中心工作;常某义,42岁,中国银行满洲里市分行工作。后两人因证据不足被取保候审。

另有5名女性涉嫌以暴力威胁学生卖淫,以涉嫌强迫、组织、协助卖淫罪被捕。当地官方至今未公布此案。家属在网上发帖呼吁有关部门关注此案。此案揭露出校园暴力下的性侵隐忧。

6月29日中午,13岁的胡云坐在床上,低着头,长时间不动,也不说话。一个星期以来,胡云大多都保持着这个状态。她的父亲说,女儿听到椅子响就以为是陌生人,睡觉不关灯,身体不时颤动。胡云唯一的兴趣就是抱着ipad,玩“切水果”游戏,右手不断地划,食指打着屏幕“哒哒”地响。

此前的两个月,这位初一女生涉嫌被3人性侵6次。父母带她到北京求医,被诊断为“亚木僵”、“精神障碍”,不得不辍学。与胡云一样,被同一伙人带去遭性侵的至少还有3名女生。她们都是十三四岁左右,目前仍在上学。家长向重案组37号反映,她们不同程度出现自闭、爱哭、噩梦、发呆、厌学等状况。

书包里发现遗书

5月9日,胡云第6次接到了王红的通知,让她晚上8点到满洲里口岸大厦909房间“接活”。胡云谎称家长看管得严,没有去。王红,17岁,满洲里另一所中学高二学生。胡云说,如果不去,王红她们明天就去学校打她,“这一天我害怕极了,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女初中生遭性侵被轮奸 rou棒猛插幼女下体逼其欢爱纵欲(2)

女初中生遭性侵被轮奸

第二天,胡云将想买安眠药自杀的想法告诉同学,同学将她这个举动报告给老师。胡云所在学校的校长介绍,老师们在了解情况时,胡云说“还想买把刀自杀”。当天,学校报警。十天后,老师和家长一起在胡云的书包里发现遗书。

遗书上称,今年4月份,胡云认识当地远方中学的高中生徐某,两人发展成男女朋友。另一女生知道胡云喜欢徐某后,很生气。没多久,王红就找到胡云说,“你现在关系很乱,让你接一次活。”“我根本不想接活,接活代表我第一次没有了,而且还是个陌生的人。”胡云在遗书中说,“但是我不得不去,不去她们就打我。”

4月10日,王红、郑喜红(另一涉案女性,无业)带着另一学校的初二学生吴月在操场围住胡云。下午3点,3人带着胡云乘出租车来到了“福润兴酒店”。路上,王红给一个叫“老姨”的人打了电话。胡云的遗书里称,在酒店里,“有一个男的揭开我浴巾……”胡云和吴月均称,这位性侵胡云的男人外号“老姨”,事后他给了吴月一沓钱,吴下楼交给王红。

期间,“老姨”只问胡云叫什么名字,胡云说了一个假名。随后,4月17日,5月2日,在同一地点,胡云又被王红等人带到“老姨”面前。第二次,胡云从王红口中得知,“老姨”原名石学和,满洲里市人大代表,大老板。

至少有4名女生被性侵,据胡云和吴月描述,胡云还被王红安排给另外两个男人。4月底,王红要吴月接胡云来见她。见面后,王红安排两人进了一辆黑色汽车,车里坐着一个长脸、秃顶,年龄大概30岁左右的男子。他带两人来到市内某宾馆,与胡云发生关系。

5月1日,在满洲里明珠公寓酒店9楼,一个脸上有坑,年龄40多岁的男子两次与胡云发生关系。因男子抱怨不是处女,胡云还被王红一伙人打了耳光。据家长们透露,这两名男性分别是满洲里海关的赵某和中国银行满洲里支行的常某。

6月29日下午,满洲里市检察院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此案涉嫌强奸罪的3名男性分别为:石学和,满洲里市人大代表;赵某波,34岁,在海关货运列检中心工作;常某义,42岁,中国银行满洲里市分行工作。吴月说,胡云被性侵的经过她都在场。有几次,吴月被王红威胁蹲在厕所全程看守,收钱。胡云说,在整个过程中,她只拿到100元打的费。据家长透露,胡云向警方讲述遭性侵次日,又有3名女生跟警方做了笔录。家长们获知,这3名女生也向警方讲述,她们都与石学和发生了性关系。

女初中生遭性侵被轮奸 rou棒猛插幼女下体逼其欢爱纵欲(3)

女初中生遭性侵被轮奸

4名女孩中,周畅第一个被王红“相中”。周畅今年初二,原先与王红在同一学校。两家隔得不远,平时两人还在一起玩。周畅说,去年3月,王红找到13岁的周畅帮忙,称她得了妇科病,缺钱,让她去跟“老姨”做一次。周畅同意只做一次,就跟着王红去福润兴酒店。

第二个被性侵的是吴月,周畅的同班同学。刚满14周岁的吴月说,她一共被王红等人带到宾馆,与“老姨”发生了4次性关系,发生关系时她只有13岁。第三个被性侵的是另一所中学初一女生李莉,13岁。她是周畅通过QQ“物色”的好友。王红、周畅称要带李莉玩,直到带到酒店她才发现怎么回事。李莉说,第一次,“老姨”没有跟她说话,和她发生完关系后,给了王红等人1000多元。第二次,“老姨”问了一些问题,按照王红的要求,她说17岁,老姨说一点都不像。

 校园暴力恐吓

“我被控制了,怎么也摆脱不掉。”胡云说,她第一次接活后,王红等人又“把我拉到新视野网吧打我,我的脸上,大腿根下都有痕迹,我不敢惹她们了。”据受害女生表述,高二女生王红负责物色学生送给嫖客,一旦不从,则组织校内外学生暴力威胁,“我们都怕她。”作为中间人,王红从去年开始,已多次向石学和及其他成年男性介绍女孩。王红又将被性侵过的女孩发展成她的下线。周畅、吴月就是这样。

据周畅说,她第一次答应王红接活后,王红又多次在学校堵她,“就算绕道走,也会被逮着,校服被用烟头烫坏,人打倒在地上。”去年10月,周畅告诉同班同学吴月,如果不按照王红的要求去挣钱,就要被打。吴月说,她开始没有听从,被王红打了一顿,第二天就带到福润兴酒店,老姨强奸了她。

“只有听从王红,才能免受性侵。”刚满14岁的吴月说。李莉曾目睹过王红一伙殴打胡云,王红、郑喜红、周畅、吴月去学校找胡云,学校对面的一个平台是胡云上学的必经之地,王红通知人找来李莉。李莉看到10多个学生围看,王红、郑喜红两个人扇胡云耳光,用脚踢肚子,打了有5分钟,边打边说“不乖的下场”,还对李莉说“你要不听话,也和胡云一样。”李莉看到胡云的脸红肿。

在新视野网吧的包间里,胡云被一群女生围着打了一顿,哭着向她们求饶。班主任老师和住宿部老师都发现了胡云脸上有青肿,带着大口罩上学,胡云谎称作业做不出来,自己掐的。四名女生表示,如果不顺从,还被威胁,带到山上去,或者带到洗头房去卖淫。“如果不听,她们说要把我拉到山上埋了。”吴月说。

重案组37号从满洲里市检察院了解到,除了3名涉嫌强奸的男子外,有5名女子被批捕:王红涉嫌强迫卖淫;郑喜红涉嫌强迫卖淫;尹淑蕾涉嫌组织卖淫;赵艳涉嫌协助组织卖淫,曹静茹涉嫌协助组织卖淫。

这5人中,除了王红还在高二读书外,其他的女子均为无业的成年人。

Copyright ©2017 www.she.vc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