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在床上,做个懒人

编辑:石小静 2016-03-28 18:34

绘/ Edouard Manet

赖在床上,做个懒人(图文无关)

有个真相,对我的震撼级别不亚于“达芬奇密码”之于天主教会:盛行了2000年的一句话——早起的鸟儿有虫子吃,是句弥天大谎,目的是让你驯服地做奴隶。如果不信,看看恩格斯怎么说的。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写道,工业革命前的社会是个“懒惰”社会,以纺织工人为例,他们租一小片地,在织布以外的闲暇时间种些蔬菜水果。至于本职工作,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想干多长时间就干多长时间。他们根本不需要加班,因为没有太多物质上的选择,也就没有更多的欲望。恩格斯认为这种生活和工作状态是比较理想的。

可是,我们一进幼儿园就接受这样的道德教育:太阳光金亮亮雄鸡唱三唱,小蜜蜂采蜜忙,小喜鹊造新房,它们最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不好好劳动的寒号鸟只有冻死一条路。长大后,听到毋庸置疑的超级成功人士,肖像都上了美国钞票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在250年前大力鼓吹“早睡早起令你健康、富裕又聪明”——这句话成为现代社会培训工蚁、工蜂的洗脑剂。严格的清教徒富兰克林知不知道他给世界带来了多少痛苦和道德重负?再看到《圣经》里也反对懒惰,反对轻松。《旧约·箴言篇》的第六章写道:“懒惰人啊,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得智慧。蚂蚁没有元帅,没有官长,没有君王,尚且在夏天预备食物,在收割时聚敛粮食。懒惰人哪,你要睡到几时呢?你何时睡醒呢?再睡片时,打盹片时,抱着手躺卧片时,你的贫穷就必如强盗速来,你的缺乏仿佛拿兵器的人来到。”这些理论成为道学家、资本家、官僚们手中挥舞的大棒,至少棒杀了四种悠闲带来的乐趣:

一,冬天、雨天、大风天……的清晨赖在被窝里胡思乱想。中世纪的卫理公会教徒约翰·韦斯莱是个每天清晨4点就起床的勤快人,他写了本训诫书《早起的责任和益处》,声称赖床对身体健康极为不利:“躺在暖暖和和的被子里,身上的肉会太热,变得又软又松,同时神经也彻底衰弱。”多么似是而非的结论,可是看看各种健康杂志,不由分说都在提倡早睡早起能提高工作效率。

笛卡尔却是一个喜欢赖床的人。他青年时代在修道院学习,总是不能按规定早起。一桶冷水泼在他身上,他翻个身接着睡。好在他的确有异秉,得到特权不必早起。他说,他正是在床上建立起自己的哲学体系的,冷静是他的哲学中心思想;躺在床上和思考,是人的两个本质。

晚起的人是伟大的人。赖床有助于形成独立人格,因为晚起的人拒绝成为工作、金钱、欲望的奴隶。早起违反天性,半醒的时候就该赖在床上。睡眠专家认为,半醒是一种催眠状态,对健康和快乐极为有益,半醒后接着睡上半小时以上的觉,实际上为解决一天的问题做足了心理准备。

绘/ David Hockney

二,源自人类天性的性爱。性爱本是人生一大享受,是本能,是两个人之间最单纯的爱情交流,有时简单到只要拥抱、拉手就可以带来归宿感和温暖。从游吟诗人彭斯、拜伦,到波希米亚人再到嬉皮士,都热情讴歌性爱。但现代生活中,性爱索然无味。在勤奋工作的压力下,我们要么变得性冷淡,要么将性爱演变成工作、表演,甚至竞技性运动。英国的一本《懒人》杂志上说,在各种性爱宝典的信息攻击下,性爱居然也要“训练”。如果我们做得不好,水平太低,就有负罪感和失败感。

三,发呆,做白日梦。法国著名导演路易斯·布纽尔的人生规划是,如果还有20年可以活,那就这么安排时间——每天工作2小时,其余22小时全部做梦。莎士比亚说,爱做梦的人常常被精灵带走了。可是,爱做梦的人往往被嘲笑是“有懒人脑子的小孩”。现实世界经常警告诫做梦者,要立足现实,不要做好梦幻世界与现实生活的平衡。好吧,又回答了责任问题上。还有一个问题:人类失去梦想,世界将会怎样?如果不做梦,J.K.罗林怎么会看见哈利·波特?

四,生病。尼采说,没有大碍的疾病让我更强壮。他说的是心灵更强壮了。身染微恙,可以不去操心工作、家务;可以借机放纵自己,吃平时节制的美食,不必考虑减肥;可以有时间看电影、小说。难道不觉得心灵轻松、自由了很多吗?当病好了,会发现世界依然规律运转,我们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心安理得做懒人吧。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Copyright ©2017 www.luring.cn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